1. <track id="bq00o"></track>

          Hi , 歡迎來到西安熱線官方網站!

          阿里云的三代掌門與馬云的技術點將

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19/10/31 22:52:58 打印 收藏 瀏覽量:145

           這一年,馬云55歲,而王堅57歲,胡曉明49歲,張建鋒45歲。


            9月25日,在聚光燈下,王堅、胡曉明和張建鋒顯得都很年輕。


            這樣的場面,他們也是第一次經歷,他們既是阿里技術的活歷史,也是阿里正在創造的歷史的一部分,阿里云掌門的“三代同堂”不僅僅是令人感慨萬千的,更是中國商業史上都罕見的奇景。


            從上臺的那一刻起,臺下的閃光燈就沒有停止過。


            他們之間有過激烈的意見交換,但更多的是合作。相知相礪十年了,彼此還有什么心里話要說呢?


            王堅還是那么儒雅、淡定,他是看上去最像科學家的那個人。他拿起話筒,卻沒有馬上發言,像在出神,又像被這個令人感懷的場面哽住了喉嚨。


            但是,他還是說了下去:“云計算為數字經濟搭了一個橋,開了一條更遠的路!


            胡曉明:“互聯網已經成為通用技術,消費者都在互聯網上!


            張建鋒:“阿里巴巴是一家技術公司,科技是未來”。


           “三代同堂”


            “三代同堂”之所以堪稱奇景,一則說明了阿里在技術發展上進展之猛、迭代之快,又說明了這個組織有相當的彈性和向心力。


            業界公認,馬云不是技術出身,也不懂具體的技術。


            但是,這不妨礙他在9月10日的告別中作出這樣的判斷:“如果過去的二十年是互聯網公司的二十年,那么未來的三十年是用好互聯網技術的三十年!

            不懂技術的馬云,是如何讓阿里在技術流的行業中,從來沒有出現過大的技術判斷失誤,從而保證了其商業的成功。


            馬云用人,他總能用對那個正確的人。


            馬云不是技術出身,但這不妨礙阿里的合伙人中有三分之一都是技術線的干部。


            馬云任用技術人員,可以用兩句話來概括——有識人之明,有信人之韌。


            馬云認識王堅的第一次,就震撼于他對互聯網技術未來發展的理解,有一種相見恨晚的感覺。所以,哪怕王堅的認知很超前,馬云還是請他來,讓他做首席架構師。


            和許多大的技術企業一樣,阿里早期的交易平臺也是建立在IOE基礎之上的。


            2008年前后,高速增長的業務讓阿里的IT系統捉襟見肘。


            阿里決定“去IOE”,2008年中旬提出向互聯網架構轉型的戰略,重點就是今天的云計算。


            然而,王堅雖然是技術專家,但并不是云計算的專家,他一樣要從頭開始,像一個門外漢一樣打造阿里云的基礎體系。


            一切從零開始,導致早期的阿里云并不完美,掌門王堅更被斥為“騙子”,內部的笑話是“一個學心理的博士居然當上阿里巴巴的CTO,心理學學得真好啊!”


            要知道,王堅的前一個職位,可是微軟亞洲研究院常務副院長。


            2012年,阿里云內部瘋傳要被裁撤,王堅含淚發表演講。


            其實,這都說不上是演講,他走上臺后泣不成聲,只是哽咽的說:“這兩年我挨的罵甚至比我一輩子挨的罵還多。但是,我不后悔。只是,我上臺之前看到幾位同事,他們以前在阿里云,現在不在阿里云了……”


            馬云在“王堅流淚”后,公開站出來說話:“我每年給阿里云投10個億,投個十年,做不出來再說!


            如果沒有馬云這個關鍵時刻的支持,王堅可能不會成為中國云計算第一人,阿里云的發展也許也要多不少波折。


            不過,從微觀層面,馬云對于阿里云的最大支持,并不是說了這句話,承諾了這筆錢,而是把胡曉明(孫權)和阿里云還有王堅一起綁定。


            嚴格說來,胡曉明不是技術出身,他擅長的是商業。2009年,馬云交給胡曉明一個內部創業方向,做阿里金融,而且只能做100萬以下的貸款。


            胡曉明覺得這非常有吸引力,但馬云給他綁定了一個任務——必須和阿里云綁定在一起,用阿里云的技術支持阿里金融的服務。這個任務讓當時的胡曉明猶如雷擊。


            這件事情體現了馬云用人之時,對細節洞若觀火的洞察力。


            馬云非常清楚阿里云早期的處境——這種新的但又是系統級的架構,做出來一定是沒有任何核心部門敢用的;但這種新架構如果沒有用戶不斷的反饋、實踐甚至是抗議,是絕對無法完善,更不要說未來大規模商用化的。


            所以馬云必須給阿里云在內部找個用戶,這個用戶必須滿足以下極端苛刻的條件:


            業務的重要性要足夠重,但又要夠早期,沒有太多害怕打爛的壇壇罐罐;


            業務要有很強的擴展性和系統壓力,要能夠充分體現出云架構的優越性、高可擴展性和經濟性等方方面面的特點;


            業務要有一個強勢又堅韌的帶頭人,他可以從客戶的角度不斷對王堅提需求,但又不能壓垮王堅的團隊,反而要在關鍵時刻不斷的鼓勵、刺激王堅的團隊爆發出更強的韌性;


            方方面面來看,非技術系的胡曉明在和王堅有一個很長的配合期后,出任阿里云的第二任掌門,正是馬云對此上所列一切都有所洞察和預判的結果,他把“在最合適的時候用最合適的人”這句管理箴言變成了現實。


            胡曉明和王堅的第一次“配合”,也是戲劇性的。


            那是在西湖國際4樓的大會議室,王堅邀請作為客戶的胡曉明參加阿里云的會議,飛天系統的程序員、工程師都集中在里邊。


            孫權首先深深地鞠了一躬,再開始他身為客戶的“控訴”;貞浤谴未蚱瞥R幍母哒{沖撞,王堅說:“我覺得這人很有趣,很不同,能理解他的處境!


            這樣的“控訴”“沖撞”僅僅是個開頭,胡曉明完美的扮演了第一任客戶的角色。


            馬云后來高度總結了這種內部用戶的價值,他說:“我沒有想過公司內部對阿里云有那么大的意見,我真沒想到。但是你們都扛過來了,這是我深以為傲的,如果你們能抗得過內部人罵,抗得過那么多人指責,我們還有什么扛不過未來五年的發展?”


            2014年,胡曉明從阿里云的第一代用戶轉正為阿里云總裁,正式成為第二代掌門人。

            馬云的這次點將,更為高明。


            一方面,胡曉明堪稱從用戶視角最了解阿里云的人;


            另一方面,胡曉明又有非常好的商業Sense和經驗。


            馬云把阿里云的第一任用戶的變成阿里云的第一任推銷員,可謂輕輕一推,十分到位。


            事實證明,胡曉明在4年的時間里 讓阿里云的技術夢想和商業夢想得到融合和實現,這不是一句空話。


            胡曉明敏銳的意識到abc合流(ai+big data+cloud)的大趨勢,他不僅把原本為內部需求設計的阿里云變成了可以輸出的服務,更使得阿里云成為一個普惠科技的平臺,積極推動云計算、大數據、人工智能技術在整個中國經濟生活領域中的應用。


            胡曉明的另一大功是勇于出海,他意識到阿里的云計算已經到了必須在全球市場中磨礪的階段,同時又肯定阿里云的能力具有國際競爭力,他的帶領下,阿里云實現了幾乎每個季度100%的增幅,成為全球云計算市場的第二、亞太第一,中國的絕對第一,并將中國自主研發的大規模計算操作系統——飛天,推廣至全球舞臺;云棲大會也從一個技術會議變成了中國云計算界的空前盛事。


            2018年,一封郵件發來,胡曉明另有任用,張建鋒(行癲)以集團CTO兼任阿里云智能事業群總裁,直接向逍遙子匯報。


            一位業內資深人士這樣評價:王堅篳路藍縷開創,胡曉明腳踏實地的商業化,把阿里云送到了歷史上最好的時期,但下一步阿里云將承載阿里幾乎所有的技術賦能和智能生態,這個階段的阿里云,需要一個在阿里的技術體系內沉浸的更深,也更有話語權的角色。


            于是就有了行癲的入局,毫不拖泥帶水。


            在該信賴時挺人,挺的義無反顧;在該調兵遣將時分寸感極好,換則從更大局面著眼入手。


            誰說馬云不懂技術來著?

           如何人地兩得?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  毛澤東說過:“存地失人,人地兩失;存人失地,人地兩得!


            這句話翻譯過來就是,任何偉大的事業,關鍵都在于得人、用人,而非一時之勝敗得失。


            阿里從一家互聯網公司向一家技術公司轉變的關鍵十年里,出現了一批堪當大任的技術負責人,他們的成長既有個性,也有共性。但其中最大的共性是,他們都是成長于阿里的技術文化氛圍下。


            行癲說過一句很有意思的話,他說,自己在很早之前就堅定的認為,阿里巴巴一直是技術性公司,只是商業做得太成功了,所以人家搞不清楚阿里的底色。


           既然是技術公司,那阿里的技術文化氛圍是什么?其實就是忠實于技術領域應該有的科學規律和評價標準。


            在這里,人們用實際結果而不是空玄理論說話,能夠直言,能夠圍繞用戶需求做事,并且敢于用人,用做了大事、做了實事的人。在組織架構上,有通暢的上升渠道,能夠培養技術人員在適時的時候成為管理者,讓技術人管理技術人。


            程立,花名魯肅,2005年加盟支付寶。作為支付寶首席架構師,支付寶第一代架構設計者,支付寶停機發布17小時的救火大隊長,程立在阿里已然封神,但是他仍然極謙和。

            程立(魯肅)


            程立堅持認為,不是自己為支付寶做了什么,而是支付寶成就了自己。他說:“我覺得支付寶的發展永遠比我想象的快,必須全力以赴才能夠不掉隊,你永遠保持你的勝任和擔當,其實這就是你的成長!


            程立是一個典型的在阿里的技術氛圍中“悟道”的技術管理者, 他的幸福感在于,阿里在做足夠重要的事,而自己只要跟上了,就能夠在重要的事情的錘煉下成長。


            魯肅認為,他在阿里的成長,從技術人員到一個真正的管理者的變化,恰好是從2010年1月和馬云、彭蕾的一次直面中產生的。


            那天是支付寶的年會,馬云出現在臺上,他說:““支付寶你做的太爛了,非常爛!”


            彭蕾那天也很不客氣,在宣布自己將成為支付寶的新總裁后,她強調:“你們技術人員不要跟我講做不到,我是不講理的,你們一定要做到這個事”。


            魯肅回憶說,聽到“不講理”的說法,自己最初是有抵觸,因為自己是技術人員出身,技術出身的特點就是講邏輯,講道理。但是,他后來思索——太講道理了“就跳不出來”。


            所以,馬云亮燈上臺的那句大喝和彭蕾的“不講理”,其實是點開了他從技術人向管理者的一個飛躍。


            他說:“我自己從2013年開始做螞蟻金服CTO的時候,才開始給團隊設計一些不太靠譜的目標。我慢慢找到一個感覺,就是怎么做到一個既看起來不講理,但背后其實又是靠譜的決策。要做到這點,會需要你對這個系統有一個更深的理解”。


            技術人小邪的經歷則證明,從底層崛起的技術人,只要追求極致,就能不斷前行。技術人的一切,都是用成績說明的、證明的。


            客觀說,小邪是幸運的,他趕上了阿里從商業驅動技術,到技術創造新商業蝶變的最關鍵的十年——2008年入職阿里不久就參與五彩石計劃,到2012年執掌中間件團隊,再到如今的阿里云智能基礎產品事業部總經理。


            十多年里,小邪的角色在不停轉變,他的變化主線,如他自己概括那樣——是整個阿里的技術體系從從開源到自研,從煙囪式架構到分布式架構,從追求合格到追求極致。


            小邪認為,阿里的技術文化氛圍中強調利他和普惠,那就是不能以自己為中心,一切都要以客戶需求來展開。他認為在很多公司這句話是空洞的,但在阿里卻非常的具體。


            他說:“阿里云所有的技術產品都是圍繞客戶需求展開的,產品要圍繞市場需求,用戶體驗來做,通過銷售、實施、服務團隊的需求建立持續跟蹤的機制,確?蛻粜枨笫潜缓芎玫胤答伜褪占,并被持續完成發布上線!


            順便說一句,小邪在成為合伙人之前,都沒有和馬云講過話,他說:我以前沒有跟馬老師講過一句話。馬老師跟我講的第一句話:“小邪,恭喜你成為合伙人!”


            小邪因此一直覺得,能否在阿里被重用,能否成為合伙人,絕不取決于如何“對上管理”,如何爭取到馬云的注意力,他的經歷恰恰支持他這么說:”我覺得只要認真、客觀,不要給別人挖坑,做好自己的事情,我相信我們都能成為合伙人,這是我發自內心認為的!”


            或許,應該總結為,馬云對技術的尊重氛圍催生了良好的技術組織,促使技術人才可以涌現出來,小邪和魯肅不都是這樣么?

            吳澤明(范禹)

            吳澤明(范禹)和胡喜(阿璽)也是在阿里技術崗位上成長起來的普通80后,然后成為了合伙人,他們的事跡曾被廣泛報道,被認為是阿里合伙人制度的新標志。


            作為首批“80后”阿里巴巴合伙人,胡喜2007年加入支付寶。

            從英語專業轉行做技術,是阿里巴巴與螞蟻金服80后優秀技術領軍人物,他從2013年起,帶領團隊同阿里云合作,開創螞蟻金融云平臺;而1980年的合伙人吳澤明,2004年加入淘寶,是阿里電商體系業務架構的主要參與者與負責人,也是2016年雙十一的總技術負責人。


            合伙人制度是整個阿里文化薪火相傳的保障,普通崗位上成長起來的年輕技術人成為合伙人,正說明了技術文化在阿里傳承中的重要性。


            馬云曾在內部員工信《這是年輕人的時代!》中表示:“把握未來的最佳方法不是留住昨天或爭取保持今天,而是開創未來。我們永遠相信年輕人會比我們更能開創未來,因為他們就是我們的未來!


            實際上,在合適時機交棒年輕人是阿里巴巴一貫以來的傳統和慣例。馬云本人正在9月10日作出了表率,而阿璽和吳澤明的嶄露頭角,恰好說明了馬云堅持的合伙人制度正在健康運轉,依賴機制而為組織持續的吐故納新。


            如果這兩位年輕的80后不能適時的登上新的舞臺,我們反而要懷疑馬云的堅持是否有價值了。

            被遺忘而不可替代,是更好的境界


            繼去年讓其執掌達摩院后,逍遙子宣布,CTO張建鋒再添實權,成為阿里云智能事業群的掌門人,并直接向自己匯報。至此,阿里整體技術體系、達摩院、阿里云智能業務,三大技術支柱由行癲一手抓。


            有人說行癲上位是“技術派的春天”,「子彈財經」卻認為,形容行癲為“技術派”是不完全適當的。他應該是馬云千摔萬打、反復錘煉的極品管理者,對他的培養是按照無法想象的嚴格標準來進行的。


            稍微統計一下,就知道他先后管過淘寶網技術架構部、B2C開發部及淘寶網產品技術開發部,還分管過聚劃算事業部、本地生活事業部、1688事業部及天貓事業部。2015年還擔任過阿里中國零售事業群總裁。


            2017年云棲大會上,馬云在演講時特意公開點名盛贊張建鋒,“ 我希望這個實驗室的領導,要有強大的Business Sense。我們的CTO(張建鋒)就有強大的Business Sense,他輪崗了很多部門,純技術忽悠他沒用,純商業忽悠他也沒用。一個科學家要有創業者的意識,一個企業家要有科學家的嚴謹態度,因為只有這樣才有未來!


            馬云的話道破了天機,行癲是用技術和商業兩爐火煉出來的精鋼,他將承擔無比重要的職能。


            敘述行癲對于技術的具體見解不是本文的重點,重點在于他的定位意味著阿里有著怎么樣的技術未來。


            為什么行癲最終要集合所有的阿里技術最高職務,然后又重點落筆于阿里云智能事業群,是因為在阿里的判斷里,云是通向未來的一切的通路,阿里云智能事業部,將變成阿里經濟體所有的技術跟產品的統一出口和客戶界面。

            這個定位并不是一天之內決定的,更可能是阿里云成立時完全想不到的,但現在這已經是既定的事實,我們也能夠看到以前獨立發展的金融云、釘釘等等都成為這個事業部的一部分,這種安排只能用“頂層設計”來形容。


            某種意義上說,行癲是那個要讓阿里在后三十年成為用好技術、輸出技術的關鍵先生,所以馬云讓他經歷了大部分商業和絕大部門技術部門,這份跋涉之苦在中國企業的頂層管理者群體中也是極為罕見的。


            馬云留給了阿里一個開放式的未來,但行癲是實現這個未來的具體執行者。好的跡象是,他顯示出了與這個職責所應有的開放態度,他在去年談到阿里云不做SaaS引發了很多的爭論。


            有人認為,SaaS是一個重要的跟客戶的連接方式,很多平臺都在用SaaS構建生態,阿里云連這個也不做是否太超前,是否會被客戶遺忘?


            行癲的回答非常有境界,他說:“被遺忘而不可替代,也是值得期待的事情,就像空氣一樣,我覺得是一個非常好的狀態!


            我們將來會“忘掉”阿里云但對它的依賴卻不離不棄么?


            馬云說了——阿里不愿意做一家只能掙錢,又平庸的公司。未來記住,我們永遠不希望變成一個只想賺錢的、平庸的公司。我們的目標從來不是為了打敗對手,而是希望給世界帶來更好的變化。


            在這幕剛剛整理完的阿里云技術人十年三代的小史中,難以忘卻的是馬云或隱或現的身影,在他的點將下,心理學博士成了中國云計算第一人,銀行前總裁帶著中國云服務成了全球唯二,在商業和技術里反復錘煉的復合型人才成為終極的技術大拿,畢業就進了公司的小小程序員,走到了難以想象的合伙人的高位,而且不是一個乃是一批……這是人間奇觀,更是技術人最向往的熱土。


            來源:子彈財經

          相關閱讀

          用戶留言
          驗證碼 換一張 * 請正確輸入圖片中的字符,不區分大小寫
          評論列表

          暫無評論,您可以第一個評論
          久久精品国产72国产精品_亚洲国产av最新网址_亚洲中文字永久幕乱码_97碰碰人妻无码视频免费